第56章 皇帝他下限深不可测(番外)(1/2)

攻略反派的特殊沙雕技巧[快穿]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层峦叠嶂的群山起伏, 中间是一道幽长陡峭的深谷, 宛若巨刃劈开, 雄鹰展翅飞过, 嘹亮的戾鸣传下来, 回音嘹亮。

  乔安紧紧贴在石壁上, 仰起头, 看着近在咫尺的崖顶,泪眼汪汪。

  出来了,她终于又出来了。

  妈卖批, 穿越过来屁都没干, 就在这峡谷里蹲了四个月, 再不出来, 她怕不是就要退化成猴子了。

  “小安姑娘。”

  男人低沉的嗓音在耳边响起, 温热的鼻息若有若无拂过她耳廓, 带着温柔的笑意“魏某唐突了, 请你先抱住我的腰,最后这段路太陡, 我得空出手来才好借力。”

  乔安不太自在地摸了摸耳朵, 抬头看见一张英挺冷峻的脸庞。

  嗯, 这就是那个她第一次好不容易爬上来、就把她又撞下去的倒霉蛋, 是她的难兄难弟, 叫魏元绍, 好像还是个皇子, 身份挺牛逼, 只不过早早没了娘,爹也不疼,后娘还在追杀,命也是挺苦的。

  当然,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她在他面前已经掉马了啊啊——

  两个人还没认识几天呢,她就被发现不对劲儿,为了不被当做妖魔鬼怪被他一剑砍了,她一个激动就把自己是个穿越者的身份就给秃噜出来了。

  这个魏公子心胸挺开阔,没有把她当神经病,对她友善如初,很理解她,而且对她那个世界还很好奇。

  之后乔安就莫名其妙又跟他秃噜了好多前世的事儿,给他增加了很多神奇的知识点。

  就比如现在,看见她不动弹,他特别善解人意地说“小安姑娘,你不是说,在你们那里朋友也可以拥抱吗,请你别在意,就当是一个朋友的拥抱,只是请你搂得紧一点,要不然我怕你没抓住,掉下去,我恐怕来不及捞住你。”

  乔安“”

  乔安能怎么办,她往下看了一眼万丈深谷,双目含泪死死扒住魏元绍的腰,一个纯朋友式的热情拥抱。

  这个破崖,她再也不想掉第三次了呜——

  魏元绍垂眼看着她搂着自己的纤细手臂,眼底掠过一抹笑意,他反手一用力,握着的长剑剑锋刀切豆腐般插|入石壁,他一手环住乔安的后背,足尖轻点,带着她轻飘飘就跳到山崖上。

  终于脚踏实地,乔安松了口气,才意识到自己还一直搂着人家,赶紧放开他,连连道谢“谢谢,太感谢了!”

  魏元绍看着她不好意思收回的手,眯了眯眼,笑得真心实意“不客气,小安姑娘救过我的命,便是以身相许也是应当的。”

  “哈,哈,开玩笑啦。”乔安讪笑。

  所以你看这个魏公子说话真的贼奇怪,老是给她噎得无言以对。

  眼看着他还想说什么,乔安赶紧转移话题“那个,咱们快走吧,你的人是不是也要来找你了。”

  “是啊。”

  魏元绍看着她快步往前走,也不急不缓跟上,很自然地把话题又转到她身上,体贴说“小安姑娘呢?你穿越过来,人生地不熟的,一个姑娘家难免艰难,姑娘是我的恩人,我无以为报,若是姑娘不嫌弃,不如先留在我身边。”

  当然,留下来之后,她还想走,可就走不了了。

  魏元绍看着身侧姑娘纤细柔美的侧脸,唇角微翘。

  温水煮青蛙,他有的是工夫慢慢磨开她的心。

  乔安不知道魏元绍他真正的打算,还当他是真好心。

  他们一起在山崖下相依为命了四个月,连彼此最大的秘密都知道,乔安已经把他当成很亲近的人了,当即摇摇头“不行,我这是穿到别人的身体里,我得去找她的父母,怎么也要给人一个交代。”

  魏元绍闻言眸色微暗,随即想想这样也好。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她找到了父母,他将来去提亲,待有了婚约,正好能光明正大地和她亲近。

  他立刻积极“小安姑娘家在那里,我送姑娘去。”

  “问题是我也不知道。”

  乔安苦笑着说“我只记得是她的马匹受惊,拉着她的马车掉下山崖,给她吓坏了,而我正是在她掉下来的半路穿过来的,仗着力气大一路扯着藤蔓减缓了坠落速度才没有被摔死,但是脑子里记忆都是断断续续的”

  “原来如此。”

  魏元绍轻叹一口气,状似善意关怀说“小安姑娘你也别着急,不如先去我那里,魏某不才也有几分势力,想必能帮着姑娘找到小心!”

  他声音骤然一厉,同时一把扬剑而起,“叮”“叮”两声响,剑刃正好击落几支毒镖。

  乔安看见对面草丛里突然冒出一群蒙面黑衣人,一个个眼中杀气四溢,乔安都惊呆了“这这还是追杀你的人?四个月了他们一直在这儿守着?你后妈也太凶残了吧——”

  魏元绍眼神森冷,他拉着乔安的手转身就冲向树林。

  明媚的阳光被树林遮住,乔安被拉着高速奔跑,没一会儿就跑得气喘吁吁“不我不行了,你松、松开我吧——”

  魏元绍直接把她打横抱了起来,飞身冲进密林。

  “对不起,是我牵累了你。”

  他心疼地抹去她脸上的汗水,沉声说“再坚持一下,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魏元绍的武功很高,要是他自己肯定能甩开刺客们;但是他带着一个乔安,速度就降了下来。

  后面不详的脚步声越追越近,乔安咬了咬牙“不行,带着我你也跑不了,你把我随便放在哪儿,你赶快跑吧,他们看见那你跑,就会去追你,没工夫管我,我没事的。”

  这是谎话,她再傻也看得出,那些人已然是心狠手辣,绝对是宁杀错一千不会放过一个的。

  唉,算了,能活一个是一个,大不了她再死一次,还试试能不能穿回去呢。

  魏元绍没有说话,他鹰隼般锋利的目光在四处扫过,最后定格在一片浓密的灌木丛中。

  他把乔安抱过去,乔安赶紧缩进灌木丛里,对他摆手,故作轻松“快走吧,你留这儿反而给我吸引火力呢。”

  她的眼神明亮,直到这个时候都仍带着明媚善良的笑意,干净得灼人眼。

  魏元绍深深看着她,突然俯身,在她脸颊上用力咬了一下。

  乔安疼得“嘶”了一声,下意识捂住脸,呆呆看着他。

  “我说过会保护你,为什么不当回事儿?为什么不信我?”

  魏元绍一把扯下腰间的金玉配饰,又取下来一块玉佩,都塞到她手里,低低说“我会把他们引走杀掉,你立刻就跑,跑到集市上,把这些金玉当掉,想办法去京城,随便去一家当铺展示出这块玉佩,我会立刻去找你,三书六礼娶你为妻。”

  乔安“”

  乔安听得目瞪口呆,魏元绍却笑了,覆在她耳边,戏谑说“其实我一点不想叫你小安姑娘,我想叫你乖宝儿,你说好不好。”

  乔安“???”

  魏元绍又重重在她脸上亲了一下,然后毫不犹豫转身冲出。

  乔安下意识想叫住他,他却回头给了她无比温柔的一笑,乔安看得愣住了,一瞬间竟心如擂鼓。

  等她回过神来,前方已经响起阵阵厮杀声,并且迅速往另一个方向转去。

  乔安捧着一手华贵的金玉配饰,蹲在那里发了半天呆,一咬牙,看着已经空了的丛林,扭头就往外跑去。

  乔安没有找到魏元绍,只好先到了最近的集市上,随便拿出一块小玉珏就换到了很多银子,她跑到镖局上,雇了马车和人手,说是到京城探亲。

  三书六礼娶亲什么的不说,她总得把东西还给他,而且她也得看着他安全了,才能彻底放心。

  车队顺利到了京城,乔安先随便租了家宅子,也没工夫逛这繁华的古代首都,直接按照魏元绍说的,找了家大当铺。

  她做出要当这块玉佩的样子,拿出来晃悠了一圈,又装作对价格不满意的架势,在掌柜的再三地挽留声中施施然拿着玉佩走人了。

  走出当铺,她站在大街上,看着人来人往的人群,想到这一刻也许他已经知道了她的消息,忽然觉得心头一松,后知后觉有某种甜滋滋的味道往上涌。

  从来没有人这么保护她。

  而且乖宝儿什么的什么鬼,怪不得老觉得他温文尔雅的样子哪里有违和,合着平时都是装的。

  平日里装得人模狗样,实际上心里骚成这样,哼,大猪蹄子!

  乔安一直有点紧绷的心情莫名就轻松下来,连带着觉得空气都好像新鲜了很多,甚至能闻到酸酸甜甜的糖葫芦的香气。

  乔安摸了摸扁扁的肚子,愉快地决定先去下个馆子,然后再吃两根甜甜的草莓糖葫芦,好好犒劳一下自己!

  她美滋滋地转过身,循着味儿走向味道最香的一家酒楼,刚要进去,正看见一对年轻男女并肩走出来。

  女子容貌清秀、气质柔弱温婉,男子清俊儒雅,面带些微愁色,女子拉着男子的袖口,像是在说什么,双目盈盈若泣,男子虽有些不愿,却还是轻拍了拍女子的手臂。

  “薛郎?!”

  那年轻男女呆住。

  乔安也骤然僵住。

  卧槽,那一声是从她嘴里出来的?

  那两人看来,年轻女子脸色骤然一变,满脸不敢置信,扬声尖锐“姐姐?你竟然还活——”她仓惶地把剩下的半句话吞了下去,看着乔安的眼神闪烁怨毒。

  那薛郎却神色激动“瑶儿!是你吗瑶儿!”

  乔安只愕然感觉身体里像是有另一个意识猛地苏醒,那个意识操控着她低下头,死死盯着两人相握的手,眼角大颗大颗的泪水坠下,她声音颤抖“薛郎?二娘?你你们”

  薛郎激动的神情一瞬惨白,他赶紧把二娘的手扯下去,仓惶着快步走过来想向她解释“瑶儿,瑶儿你听我说——”

  乔安没来得及听他解释。

  因为只觉得脑子像是被什么狠狠撞了一下,两眼一黑直接昏了过去。

  “嘶——”

  乔安猛地惊醒,大喘着气惊恐地往四周看。

  周围不再是人来人往的大街,而是一重重粉色的帷帐,连枕头和被褥上绣着粉色的小花花。

  最近海外新上贡来一批特别好看的粉色布料,乔安喜欢得不得了,全绣成各种樱花桃花小粉花,床上挂得到处都是,给皇帝看的牙疼得不行,每天照三餐絮叨她,说他一个皇帝睡粉床不合适,想让她换个花色。

  想到皇帝,乔安脑子一下子清醒了。

  “娘娘,怎么了娘娘。”

  听见叫声,兰芳着急地掀开帘子进来,担心说“娘娘可是魇着了?”

  “嗯,没事儿,就做了个梦。”

  乔安抹了把脸上的汗,长吁一口气,揉着头呲牙往外看看“我睡了多久,天怎么都黑了?”

  “娘娘都睡迷糊了,昨夜乞巧节,诸多外藩使团进京,陛下带您出去逛夜市,今儿快晌午了才回来,您垫了几口东西,就睡觉去了,现在才醒。”

  兰芳习以为常地说着。

  本来宫里该讲究规矩,尤其是帝后更应该谨言慎行、相敬如宾,但是陛下和自家娘娘可不一样啊,像这种两人半夜偷溜出去玩、吃饱喝足满嘴油水溜达着回来、然后白天再补觉的事儿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兰芳第一次被吓得快昏厥,这么长时间磨炼下来,已经看得眼皮子都不眨了。

  反正陛下也乐意宠着,娘娘高兴,比什么都好!

  兰芳让宫女端来水盆,娴熟地用帕子沾水给乔安擦脸,温声说“娘娘睡一天,怕是饿了,可要现在传膳?今天御膳房新做了您说的小蛋糕,您肯定喜欢。”

  乔安迷迷糊糊被温水擦一脸,总算是把之前的事儿想起来了。

  没错,昨天出去浪了一晚上,今天回来给她困得不行,一爬上床就睡得人事不知。

  乔安压了压头顶翘起的呆毛,问“陛下在哪儿?”

  “陛下在太掖池上设宴,宴请百官与外藩使者们。”

  兰芳又递过来漱口的盐水,笑着说“陛下本还想叫您一起去,只是看您睡得熟,没舍得叫您,就自己去了。”

  乔安想了想“我也想去太掖池看看,快帮我换个衣裳。”

  “是。”

  兰芳赶紧准备着,不一会儿取来一件百褶赤色流光裙,边笑着说“听说太掖池上可热闹了,之前高句丽国不逊,折辱我大周使臣,还在边疆接二连三地挑衅,结果秦魏将军带军出征,势如破竹直打到高句丽王都下,吓得那老国王连送七道降书,这次派遣的使团更带了数不清的异域珍宝,甚至还带上了他们的公主娘娘伸开手,奴婢好为您更衣。”

  乔安还在琢磨她那个梦,慢吞吞伸开手臂,兰芳给她披上披帛,后退两步上下打量一下,顿时笑起来“娘娘穿这身真好看,陛下看见了,一定喜欢得不得了。”

  乔安胡乱点头,又披了一件披风,抱上正睡懒觉的狐狸,带人径自往太掖湖走去。

  夜幕已然降临,太掖池上却彩灯摇曳游船如梭,皇帝站在湖中心的蓬莱岛上,身边是文武百官与番邦使者,岛上异域的歌妓们翩翩而舞,不远处飘在湖中的彩船上正在表演着各种奇幻的杂耍,有人打着赤膊以烈酒吹火,火焰瞬间升腾出一条长龙般的形容,惊起阵阵尖叫惊呼,场面极为热闹。

  皇帝也看着热闹,但是他的心已经飞到另一个地方去了。

  昨晚上带小姑娘出去玩,本来没想玩到那么晚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友情链接
梦醒不知爱欢凉,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angrybirdshub.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adm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