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皇帝他下限深不可测(一)(1/2)

攻略反派的特殊沙雕技巧[快穿]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乔安发现自己好像穿越了。

  你问她为什么?

  她闭着眼躺平在一张床上, 能听见外面此起彼伏的走动声议论声, 其中一个女声嗓门最高, 哭得那叫一个惨烈“皇后娘娘——皇后娘娘——您快醒来啊——”

  皇后,呵呵,皇后。

  大清朝都亡了八百年了, 哪来的皇后?你皇后, 你全家都是皇后!

  乔安很淡定的继续闭眼, 她懂了, 做梦,这肯定是做梦。

  没事儿,这个她会, 只要她装死装得够快,穿越就追不上她——妈卖批!昨天策划表还没做完呢!要死啦要死啦急急如律令快醒过来——

  那边女声还在哭嚎“刘太医!你快给娘娘看看,娘娘怎么还没醒啊?!”

  紧跟着一个男声,略有迟疑“这兰芳姑娘,按理这时候药效已经起作用,娘娘该醒了,不过也可能是娘娘落水之后,惊悸过度”

  兰芳惊恐“这药也喝了,艾草也烧了,怎么还不醒?这可如何是好?!”

  刘太医犹豫半响,长叹口气“看来为今之计, 只有针灸, 看看刺通穴位, 刺激娘娘醒来。”

  兰芳惊疑不定“可是刚才不是已经扎过了吗?”

  “一定是刚才的针太细了,没能把穴位扎通。”

  刘太医心平气和朝自己的小医官喊“来,取我最粗的针来,按住娘娘的手腕脚腕,立刻给皇后娘娘放血!”

  乔安“”

  乔安垂死病中惊坐起“等等,我好像是醒了。”

  “皇后娘娘!”

  “娘娘醒了,娘娘终于醒了——”

  乔安愣愣地打量四周。

  她坐在一张宽大华丽的木床,床角镂空雕刻着各种祥云瑞兽纹路,床架四周挂着一重重帷帐和纱帘,帷帐上绣着一对展翅相飞的金凤,华美的尾翼顺着垂下的帘子逶迤到厚重的波斯地毯上,不远处的小阶下跪着少说十来个神色恭敬的古装男女。

  乔安认真地凝视着他们,最后俯下身,紧紧握住离自己最近的一个姑娘的手,双目含泪“告诉我,你们在拍电影拍电视剧搞综艺,一会儿就会有个导演出来喊“卡”,对吗?”

  兰芳哭得比她还厉害“刘太医,快来给我们娘娘看看,是不是刚才给我们娘娘烧傻了?这都说上胡话了?!”

  “”乔安呆呆跌坐在那里,面如死灰。

  完了,她真的穿了。

  完了,全勤没有了,房贷白瞎了,一箱子的团购霸王洗发水,全糟蹋了!

  不——她不能接受——这一定不是真的——

  刘太医悄悄抬头,打量乔安两秒,眼神闪过一抹异色。

  他想了一下,对兰芳说“兰芳姑娘,娘娘可能是受惊了,现在还没缓过劲儿来,你把我刚才熬的药取来,请娘娘服下。”

  兰芳赶紧去取药,片刻后,小心翼翼地端着一个红木托盘来。

  乔安即使在晃神中都闻到了那浓郁的苦味,简直满屋飘苦。

  她惊恐地握紧手,突然发现右手里捏着什么坚硬的东西,她张开手一看,竟然是一块木头。

  巴掌大的木头,瘦瘦长长的,上面还隐约有些雕刻的痕迹。

  乔安看着木头上几个手指一样深深的压痕,呆了一下。

  这什么玩意儿?木质握力器?古代手指按摩器?

  这皇后也真有意思,都昏迷了还不忘记锻炼手指灵活度。

  乔安随手扔到枕边,对着兰芳摆摆手“姑娘,我不喝。”

  兰芳“扑通”一下跪下,声泪俱下“娘娘,您可不能为了置气毁了自己的身子啊,裴淑妃再嚣张,这次胆敢推您下水,陛下也必然会为您做主的!您可千万要顾惜自己啊!”

  乔安“我没事儿了!我都好利索了,要不我给你走两步瞧瞧。”

  兰芳哭得瞬间飙上两个维度“娘娘,您别逞强了,奴婢看着心里难受啊——”

  乔安被她哭得,耳朵都有了回音,忍不住嘶了两声。

  再看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生怕她哭厥过去,连忙说“你别哭了,我喝,我这就喝。”

  兰芳一秒收起眼泪,一边抽噎着,一边娴熟地把一滴都没有掉出来的玉碗递到她面前“娘娘,喝。”

  被碗怼到鼻子前的乔安“”

  乔安艰难地笑了一下,颤抖的手拿起玉碗,看着里面棕黑色的不明药汁,表情渐渐惊恐。

  这也太太

  乔安余光瞥见眼巴巴瞅着自己的兰芳,一咬牙,一口灌下去——

  乔安“”

  乔安眼睛都直了。

  “咔嚓!”

  她手里的玉碗忽然碎了,残破的碎片溅了一地,惊起几道惊呼声,兰芳大惊失色“娘娘,您的手!快松开!”

  乔安也吓了一跳,好在没刮着,她甩了甩手“没事儿,没伤着。”

  兰芳赶紧叫人拿来软帕给她擦手,一边不满地抱怨“殿内省都是怎么做事的,竟然把这样的劣质品送到大明宫来,若是伤着娘娘,要了他们的命都赔不起!”

  乔安往后靠了靠,一手扶在床沿,不是很在意“也没什么,只是一个意外”

  “咔嚓!”

  乔安和兰芳都僵住了,乔安缓缓举起手,手中是一块巴掌大的碎木块,还在唰唰掉屑。

  乔安“”

  兰芳“”

  兰芳拿着帕子,看着她手上的碎木块,又看了看少了一块的床沿,眼神渐渐呆滞。

  乔安比她还呆滞。

  “这个”

  半响,乔安回过神来,若无其事地把木块扔到一边,严肃说“你说得太对了,那个什么殿内省太不像话了,我好歹是个皇后,这都送的什么玩意儿,又是破碗又是假床,这完全是不把我放在眼里啊!”

  兰芳的嘴角颤抖,艰难地扯出一个笑脸,用做梦似的语气“是是啊太太不、不把——”

  “好了好了。”

  乔安生怕她再多想,连忙捂着额角作虚弱状“哎呦,我头疼。”

  兰芳赶忙扶住她,心疼说“一定是昨晚太掖池水寒,伤风了,呜呜,我苦命的娘娘,那个裴淑妃怎如此狠毒,竟敢推您入水,您若是出了什么事,奴婢也不想活了”

  乔安愕然“我是被人推湖里的?”

  兰芳震惊“娘娘!您怎都不记得了?!”

  乔安结结巴巴“我这可能磕着脑袋,一时想不起来了。”

  那总也不能说她穿来的吧,古代这么迷信,她要是敢说自己不是皇后,怕不是要被当怪力乱神的烧死啊!

  旁边刘太医闻言,眼神微闪,他又看了看一脸茫然的乔安,思量片刻,悄悄后退两步,侧身对自己的小医官低声吩咐“去宣政殿,禀陛下,娘娘已然醒来,只是性情处事颇为有变请陛下定夺。”

  小医官低着头,默不作声地退出大明宫,无人注意。

  那边乔安还在和兰芳掰扯,兰芳哭着说“娘娘竟然连奴婢都不认得了,奴婢是兰芳啊,是打小伺候娘娘的,娘娘都忘了”

  没说上两句她又开始飙高音嚎“我苦命的娘娘啊——”

  乔安“”

  乔安想死,真的。

  “别哭了!”

  乔安捂着耳朵,痛苦地试图提取出重点“所以我是皇后,昨晚上在那个什么池子旁边遛弯,湖边风大,我让你给我去拿件外套披风,结果我就被人推湖里了,这个人很可能就是那个、那个什么淑妃?”

  “是裴淑妃。”

  兰芳恨恨说“裴淑妃惯来专横跋扈,现在竟还敢谋害皇后,娘娘,您一定不能放过她!等陛下来了,您定要请陛下为您好好做主!”

  乔安都听傻了。

  这什么玩意儿,一个妃子都敢公然推皇后下水,这得什么牌的宠妃啊,万贵妃都没有这么杠的。

  乔安慌了,她以为她这个皇后用破碗睡假床已经够心酸了,万万没想到连生命安全都没有保障,这也叫皇后,这皇后也太惨了!

  乔安捂紧了自己的小被子,瑟瑟发抖着抠手,垂死挣扎地问兰芳“真的是裴淑妃吗?她这么牛逼放肆的吗?她有几个娃?家里什么背景?是不是特别受宠?宠冠后宫一手遮天的那种?”

  兰芳不屑一笑“娘娘说笑了,阖宫还没有皇子公主呢,裴淑妃她哪儿生去,裴淑妃不过是仗着裴家镇守边疆的军功,但便是再嚣张,也不过是个妃妾,论尊贵哪里比得上您一根手指头至于这次,太掖池边就只有您和她的侍女,您离栏杆那么远,不是她推的还能是谁?”

  听起来她这个皇后还是有点排面乔安松了口气,又愣住了“就因为她站那儿她就是凶手?没人这么傻的吧,她好歹整一个不在场证明,就这样认定她是凶手有点草率吧。”

  “这怎么草率,就是裴淑妃心狠歹毒,想趁着夜色谋害您,以图后位。”

  兰芳愤愤不平“娘娘,都是她们这些妃妾心野了,您可不能再放纵她们了,您是皇后,手里掌着六宫大权,她们不过是看着您不管事儿,才敢——”

  突然一个宫女掀帘进来跪地禀告“皇后娘娘,淑妃在外面请见!”

  乔安一震。

  来了来了,宠妃她梨花带雨地来了!

  乔安这两眼一抹黑、连人都认不齐呢,见个屁啊,立刻捂头“先不见了,我头疼,有事儿等明天再说。”

  宫女应声出去回禀,乔安立刻就要掀被子睡觉,兰芳赶紧抓住被子“娘娘,您都睡一天了,快起来沐浴上妆,一会儿陛下下了朝就要来看您了。”

  乔安眼前一黑,卧槽!还有一个皇帝呢!

  乔安死死拽着被子,紧张得口不择言“不不不我困了,我再睡两天,皇帝他忙就多上朝不用他来了”

  “淑妃娘娘!淑妃娘娘您不能进!”

  “皇后娘娘有旨不见客,淑妃娘娘您不能擅闯——”

  “快拦住!别惊扰了皇后娘娘——”

  乔安正试图从兰芳手里抢过被子呢,就听见外面一阵嘈杂。

  她扭头看去,一群宫女太监试图拦着一位锦衣华服的女子,但是又因为顾忌不敢碰到对方,那华衣女子不言不语,就扬着下巴一路向前,所过之处人仰马翻,她连一个眼风都没瞟过,昂首挺胸气焰嚣张就往前走。

  乔安要窒息了。

  这气势!这排面!

  乔安一瞬间满脑子“苦逼皇后被宠妃打脸陷害最后冷宫冷风凉凉吹”。

  她惊恐地看着那裴淑妃杀气腾腾地掀开珠帘、跨过门槛、踩进内殿,恶狠狠地盯着她,然后——

  ——“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乔安“”

  这个和她想象得不太一样。

  不是,现在的宠妃上门找茬,都跪得这么瓷实的吗?

  “臣妾给皇后娘娘请安。”

  裴淑妃扎扎实实跪在地上,一脸不耐烦地说“臣妾是来给皇后娘娘解释的,娘娘落水了,阖宫都说是臣妾推的娘娘,但是不是臣妾推的,臣妾只是恰巧在那里,请皇后娘娘明鉴!”

  说着她俯下身,又特别敷衍但是很用力地磕了两个头,等磕完起来,额头都微微肿了起来。

  乔安呆呆瞅着她,脑袋上挂满了问号。

  乔安仔细地打量她。

  这位裴淑妃是个不折不扣的大美人,容貌极为明艳大气,背脊挺拔英气勃勃,一席华丽的纹金丝石榴红宫装,头上珠翠宝石熠熠生辉,整个人就像是金玉堆成的,丰艳好看得不得了。

  大概唯一有点缺憾的,就是胸有点平

  这位裴淑妃,一脸骄傲冷艳,仿佛写满了“老子天下第一”,但是乔安打量她这么久,她就愣是老老实实跪在哪儿,头都没敢抬一下,吭都不吭一声。

  这宠妃,是不是有哪里不太对?

  乔安预感自己要吃瓜了,坐在床上,特别自然地就想盘起腿,来个专业母鸡揣兰芳一看,瞬间瞪大眼睛,一把过来扒住她的腿,向她疯狂摇头比口型“娘娘,不能这么坐啊——”

  兰芳天啊,娘娘这刺激可受得太大了——这全都怪裴淑妃这个坏女人!

  乔安“哦哦我忘了。”

  乔安遗憾地把腿放下来,轻咳两声问裴淑妃“所以不是你推的是我本宫是吗?”乔安看着兰芳挤眉弄眼,赶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友情链接
梦醒不知爱欢凉,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angrybirdshub.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adm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