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皇帝他下限深不可测(十(1/2)

攻略反派的特殊沙雕技巧[快穿]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乔安傻傻看着那闪烁着寒光的箭锋。

  这什么意思?这几个意思?

  乔安自认自己也是见过大风大浪, 也是在皇帝那个神经病手上走过几遭的了, 愣是被秦王的脑回路给震惊了。

  大周秦王当场射杀皇后皇妃?这是多么骚的操作?!

  你要是这么不想活了,那你去刺杀皇帝啊!有皇帝给你陪葬那不香吗,你来霍霍她们这些无辜弱女子你怕不是脑子有问题?

  以后人家亲王死了, 都是因为谋反;你死了, 是因为你残害别人老婆——你说你死就死了这死法你不嫌丢人吗?你到地府里你和别的王爷唠嗑你都晒脸。

  乔安感觉自己大脑异常活跃, 乱七八糟也不知道想了什么, 反应过来裴淑妃已经站在她面前牢牢挡住她。

  乔安这才突然发现, 裴淑妃竟然这么高,比自己起码高一个头。

  裴淑妃怒叱“秦王!以箭弓向皇后,你找死吗?!”

  “嗖——”

  凌厉的箭锋划过她裙摆,狠狠插进地里,半支箭身贯穿地面,只有箭尾猩红的羽翼在颤颤晃动,昭示着猖狂的血气

  秦王居高临下睨着她, 拇指上的血玉扳指擦过冰冷的弓弦, 更衬得他的手苍白劲瘦。

  “皇后乃是本王的皇嫂, 本王焉敢对皇嫂不敬。”

  秦王倏然一笑,阴柔俊美的眉目杀意昭昭“本王要杀的,是你, 裴颜。”

  乔安惊呆了。

  这一刻, 她看了看那高台上恨意绝然的秦王, 又看了看裴淑妃柔弱倔强(?)的背影, 忍不住回想起裴淑妃曾说的话。

  裴淑妃说过, 她曾经想嫁给秦王,结果没嫁成,嫁给了皇帝。

  而现在,秦王恨得想要杀裴淑妃

  ——这是要虐恋情深的节奏啊!

  裴颜毫不意外秦王想杀她。

  毕竟当年她可是险些就要让秦王吃个哑巴亏,嫁到秦王府去的。

  裴颜并不介意和秦王打,但是现在大庭广众之下,皇后又在身后,裴颜不想这时候和秦王撕破脸。

  她盯着秦王,语带威胁“秦王殿下,要在这里与本宫算账吗?”

  又是一道凌厉的破空声,裴颜身形矫健地侧身,一道羽箭擦着她的手臂斜飞过身后,直接撞碎了观赏台的一角,大大小小的碎石往下坠。

  乔安眨了眨眼睛,旁边已经掉了一堆石头。

  乔安有点呆。

  一箭能把石头都崩掉,这是什么威力,传说中的气功?

  乔安忍不住捡起来两块石头,颠了颠。

  的确是真石头,那就更说不清了,这完全不符合力学逻辑啊。

  乔安还在那边瞎琢磨的时候,裴颜低下头,看着手臂缓缓渗出的血痕,眼底一片阴霾。

  “威胁本王,你也配。”

  秦王蛇一样冰冷阴毒的眼神盯着裴颜,握着弓的手背根根青筋绷起。

  “本王这么多年,从未受过如此奇耻大辱”

  一时不察,他魏元琛竟然险些被逼着娶一个男人?!

  这是把他的脸往地上踩!

  好一个裴颜,好一个裴家小将军——

  秦王反手又拔出一根羽箭搭讪,陨铁铸的长弓拉开,蓄出万钧之势。

  箭锋闪烁着铮铮血气,秦王盯着裴颜,似笑非笑,嗓音阴柔“你信不信,本王这一箭穿过的,就是你的心脏。”

  裴颜凝视着那直指而来的箭锋,眼神渐渐锋冷。

  他抿了抿唇,握上腰封,就要拔出腰间软剑,但是忽听一声异响。

  裴颜愕然抬头,看见一个东西从身后冲出,直直地向着秦王而去。

  秦王只看见下面似乎有什么东西冲过来,他下意识松手一箭射出,与那东西正面相撞,竟发出金戈碰撞之裂响,随即爆出大大小小的碎屑。

  秦王瞳孔一缩,想都不想就侧过身,一道劲风擦着他的脸颊划过,伴随着骇人的破空声,狠狠撞到他身后的梁柱上。

  秦王僵硬半响,猛地转过头,看见那支他刚才亲手射出的血羽箭折了一半,半截箭身狠狠钉在他身后不远处的梁柱上,整个箭羽都深深刻入坚硬的实木,大片大片的裂纹瞬间往外延伸。

  秦王呼吸微微一窒,就在那一刻,他面前的梁柱轰然坍塌,大块大块的琉璃瓦坠在地上,溅起的碎渣扬起阵阵灰尘。

  “啊——”

  “秦王殿下!”

  “房子塌了!快跑——”

  四周响起此起彼伏的惊呼和惨叫,秦王感觉到脸上温热的濡湿之感,他抬起手摸了一下,苍白的指腹染上惊心的的殷红。

  秦王盯着那一抹刺目的艳红,黝黑的眼底一寸寸染上嗜血残酷的戾气。

  他缓缓转过身,俯瞰而下,冰冷乖戾的目光从捂着手臂惊疑不定的裴颜,转移到挡在他面前的乔安身上。

  秦王眼神一厉。

  “那个…是我砸的。”

  乔安扔下碎石头,跑到裴颜前面,用母鸡保护小鸡的姿势张开手臂,用一贯和稀泥的好脾气的语气“大家有话好好说,别激动嘛。”

  裴颜呆呆看着乔安。

  裴颜印象中,皇后的脾气总是好得不像话,就像个软绵绵的甜团子,怎么捏怎么戳都慢吞吞的,干得最多的事儿就是在妃嫔们吵着吵着要打起来的时候软趴趴和稀泥,整个人好像连吵架都不会,让裴颜总是心软又担忧,总怕她受欺负,总想好好保护她。

  就在刚才,他还在想,如果秦王发疯,他也得把她送到安全的地方,别牵累了她受到伤害。

  但是他万万没想到,不过一个眨眼的功夫,已经变成了她挡在他前面,像这样护过他。

  还从没有一个姑娘,这样护过他。

  裴颜看着乔安纤弱的背影,一时恍惚,心头滋味难明。

  秦王周身的气压则一下冷了下来。

  秦王身边的亲卫瞬间跪下,低着头匍匐在地上,恐惧轻颤噤若寒蝉。

  秦王死死盯着乔安,薄唇紧抿,阴沉的眸色闪烁。

  “呵。”

  好半响,秦王倏然一笑,语气凉薄散漫“没看出,皇嫂竟然还有这一手好武艺。”

  乔安虚得不行。

  别说武艺,她连舞艺都没有,刚才那石头想当暗器,结果险些没扔到天上去,谁知道怎么狗屎运把房子砸塌了;她这一身不科学的巨力乍一看牛逼,其实最多跑去大街上表演胸口碎大石。

  人家那边一堆武艺高强的小弟,还自带远程射箭技能,自己这边只有几个快吓晕了的宫女,简直一手一个小弟弟;但是为了小孔雀的生命安全,乔安只能硬着头皮上“秦王,你太放肆了!你是要谋害皇后吗?”

  秦王阴沉看着她,半响竟嗤笑一声,轻飘飘说“皇嫂说笑了,本王不过是兴起狩猎,可惜手上有旧伤,一时失了准头,若是有哪里伤到了裴淑妃,全是无心之举,那本王便向淑妃娘娘道一声歉,请皇后娘娘与淑妃娘娘见谅。”

  “”乔安就知道。

  看这个秦王也不像个傻蛋,敢光明正大就把箭拿出来,肯定是想好了后招。

  虽然这个理由一听就很扯淡,但是连指鹿为马的事儿都发生过呢,还有什么奇葩事儿不能发生。

  秦王手上那么多军队那么大块地盘,稍微一动就是战火纷飞天下大乱,皇帝登基后好不容易才让民生恢复几年,指定不想开战,所以那么忌惮秦王到底也没对他下手;现在即使秦王杀一个妃嫔,只要理由足够搪塞再给出些好处,朝廷估计也不会和他撕破脸——毕竟一个人,在国家利益面前不值一提。

  但是不管秦王和裴淑妃之间有什么恩怨,乔安肯定是不能看着裴淑妃死的。

  她只能拖,拖到其他人注意到这边,拖到禁卫军来,秦王就不能下黑手了。

  乔安努力头脑风暴,眼神往四周瞟,看见旁边一根刚才掉下来的房梁,眼前一亮。

  她用脚把房梁勾过来,捡起来颠了颠重量,转过来,特别真诚对秦王说“你说得有道理,皇嫂听得很感动,你下来,来,关于你这个准头的问题,皇嫂特别有经验,皇嫂亲自指导指导你,保证你这辈子射箭都不会射歪了。”

  秦王“”

  裴颜“”

  裴颜噗嗤一声笑出来。

  秦王的表情一瞬间冷得吓人。

  他盯着乔安,突然凉凉一笑,危险的语气,阴柔又嘲弄“皇嫂”

  “皇后娘娘!”

  “快来快来,淑妃姐姐她们在这儿!”

  王修媛张充仪她们一窝蜂从高台上跑下来,着急忙慌地说“我们听人说这边的房梁塌了,你们没事儿吧?”

  李昭仪一看见裴淑妃捂着胳膊,惊呼“有血,淑妃娘娘受伤了!”

  “天啊,流血了。”

  “快叫太医,拿手帕包上。”

  乔安和裴颜瞬间被一群莺莺燕燕围得严严实实,五花八门关切声啜泣声几乎把她们俩的声音都淹没。

  乔安看这么多人来,终于松了口气,然后条件反射往上看。

  “姐姐。”

  裴颜轻轻拉了一下乔安的手腕,摇了摇头“秦王已经走了。”

  乔安赶紧往对面高台上看,果然上面已经没了人影,只剩下一片坍塌的木梁废墟。

  乔安这才彻底放松下来。

  无数电视剧和小说告诉我们,反派的脑回路是世上最不可捉摸的存在,谁知道秦王会不会突然抽风,一不做二不休把她和淑妃一起串成串。

  乔安扭头问裴颜“你没事儿吧。”

  裴颜轻轻摇了摇头,眼神复杂“姐姐”

  今天他能全身而退,都是皇后的功劳。

  秦王敢“误杀”他一个“妃嫔”,但是绝不敢大庭广众对皇后下手,他西南还没狂到现在就敢谋反的地步!

  秦王阴骘狠辣,却绝非蠢货,公然以箭相向,与其说是恼羞成怒真要杀他,不如说是一个直白的威胁,是给他裴颜、裴家乃至于陛下的一个警告。

  这是秦王与陛下的博弈,是他当年入局、企图算计秦王时就早想到会发生的事。

  但是谁能想到,这一切竟然因为皇后,误打误撞给破局了。

  裴颜捂着手臂,低低说“我险些牵累了姐姐,却是姐姐救了我。”

  乔安放下木头,看着一脸复杂的裴颜,挠了挠头

  “唉,你这个话说的…”

  乔安看着裴颜胳膊上的血顺着他修长的指缝滴滴答答地淌,又把话咽了下去“算了,你还是先回去包扎吧。”

  裴颜定定看着她,轻轻点了点头。

  乔安把裴淑妃送回寝宫,眼看着太医给淑妃手臂严严实实包扎了几圈。

  秦王箭术精准,而且用心极其歹毒,那一箭看似只是擦过裴颜的手臂,却破口很深,甚至划破了动脉,血流不止。

  刘太医给包扎时,裴颜失血已经不少了,他脸色苍白,有些虚弱地靠在软枕上,向来锋利艳丽的眉目,多了些柔弱之态,不显得暗淡,反而竟然更是美得惊心动魄。

  乔安坐在旁边无所事事,看着那些把白布都染红了的血也有点揪心,干脆拿了个苹果来削,一边削一边打发时间。

  等刘太医包扎完,乔安已经削完了六个苹果,很友善地递给他一个“辛苦了刘太医。”

  “”刘太医收到皇后派削皮的圆润苹果,表情有点古怪,顿了一下才恭敬说“谢娘娘赏赐,淑妃娘娘的伤口已经包好了,只是伤有些深,不宜沾水不宜剧烈活动,应以静养为主。”

  乔安感动地又塞给他一个苹果“好,,谢谢刘太医,吃。”

  “”刘太医感动地捧着两个苹果走了,乔安又递给裴淑妃一个“吃个苹果补充水分,你嘴都干了。”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友情链接
梦醒不知爱欢凉,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angrybirdshub.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adm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