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皇帝他下限深不可测(十三)(1/2)

攻略反派的特殊沙雕技巧[快穿]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皇帝是黑着脸把乔安抱下来的。

  乔安腿一抽一抽得疼, 在皇帝面前,可算不用像在秦王那边憋着了, 嗷嗷惨叫着,不知道的还当是皇帝深夜杀猪呢。

  “别叫了。”

  皇帝听得耳膜都一涨一涨的, 他把乔安打横抱起来, 乔安抱着他的脖子,可委屈说“我疼~~”

  皇帝骂她“现在知道疼了,你踹的时候你怎么不知道疼, 你可是本事了,床已经满足不了你了, 都开始踹亭子了, 我看你将来劈山去得了, 不过有那么点力气, 你真当自己就是铜墙铁壁是不是?!”

  乔安被他训得焉头巴脑,脑袋搭在他肩膀上嘤嘤假哭“人家已经好可怜了, 你就不要再说人家了——”

  皇帝懒得搭理她, 抱着她大步走进内殿, 侧身掀开重重的帷帐,把她抱到床上放下,把她的鞋子脱下来, 轻轻握住她脚踝。

  温热的被包裹感从脚踝处传来, 感觉还真是有点微妙, 乔安下意识缩了缩腿“那个要不我自己”

  皇帝掀起眼皮, 瞥了她一眼。

  乔安瞬间安静如鸡, 泪眼汪汪揪过来被角咬着。

  皇帝本来给她嚎得都没什么旖旎心思,只想赶快给这祖宗整好了让她别折磨他的耳朵了,但是当触手上去,指尖却触到她温凉的肌肤,比他摸过的最珍贵的贡缎更柔软细腻,柔滑得几乎要把手指吸上去。

  他心头突然一悸,喉结微不可察滚动了一下。

  他已经过了而立之年,正是一个男人最鼎盛成熟的年纪。

  他突然抬头看了一眼乔安,就看见她缩成一团咬着被角,委屈巴巴瞅着他,一双漂亮的大眼睛里一边写着“疼”一边写着“快”。

  一点危机意识都没有。

  个小傻子。

  皇帝心里有气又想笑,他摇了摇头,压下那些暧昧的思绪,撩开她的袍角,从下往上卷起了半截中裤,露出一截纤细漂亮的小腿。

  她的肤色暖白,像是一块温润的美玉,所以小腿后面那一大块淤青就显得更是触目惊心。

  皇帝看着那淤青,当即拧起了眉,探指过去轻轻碰了一下。

  乔安立刻张嘴要嚎“啊——”

  “嚎什么,没完没了了是吧。”

  皇帝凶她“你再敢夸张,我就让你知道什么是真疼。”

  乔安把下半截尖叫生生咽了回去,悻悻闭上了嘴,看皇帝又低下头去,她悄悄翻了一个小白眼。

  真是,别人家的穿越,都是宠宠宠的小甜文,女主角都是男主角的小心肝,这时候肯定已经心疼得不得了了;结果他倒好,连叫都不让她叫,还凶她,哼~她都有小情绪了~

  皇帝把她小腿上的关节经脉处都轻轻摸了一圈,大概就心里有数了。

  伤势看着严重,其实没什么,没伤着骨头,不过是抻着筋了,淤青也不重,就是她皮肤薄又白,所以显得格外吓人。

  这种伤势在皇帝看来都不能叫伤,他以前带军打仗时中了箭,刚拔完箭就要爬起来连夜和将军们商讨作战计划,都像她这样的还了得,大家趁早都别活了。

  要是别人敢这么矫情,皇帝准得让他知道天高地厚;不过谁让这是他的小祖宗呢,皇帝看着乔安那咬被角的小可怜样儿,心就软了,叫人端了盆凉水来,又让人去刘太医那里拿药。

  凉水端过来,皇帝试了试水温,拿着软巾在里面浸湿,然后拧干了,慢慢敷在淤青上。

  乔安“嘶”“嘶”吸凉气“好凉。”

  “凉才化淤。”

  皇帝按着她的膝盖不让她瞎动弹,等凉气散尽了,他再把帕子拿进水里浸,这样来个三四次,等乔安觉得自己腿都被冻得没知觉了,才算是完。

  乔安看着盆被端走,松一口气,然后就看见皇帝把药瓶的塞子打开,在手心倒出淡绿色的液体。

  “这是什么药。”

  乔安吸了吸鼻子,惊奇说“感觉是能治瘀伤嗳。”

  皇帝无语地看她“朕拿过来的药,不是给你治瘀伤的还是什么?你是在恶意装可爱吗,朕是不是还要夸你聪明?”

  “不是,我真的感觉它能治淤——嗷嗷!”

  乔安解释到一半,突然惨叫“好疼!”

  这回不是装,这回是真疼。

  皇帝用手掌贴着她腿上那块淤青,轻重有序地按揉,哄她“忍一忍,等药化进去,揉开了就好了。”

  说得轻巧,按压淤青那是一般的酸爽吗?!

  乔安嗷嗷叫着想撤腿“不来了不来了,我不上药了,我要自己好!”

  皇帝按住她的腿,冷酷无情“不行,都已经揉上了,不把筋揉开会更严重。”

  乔安疼得都想踹他,但是她对自己的力气不是很有逼数,很怕一脚过去人就没了,再加上皇帝用着巧劲儿压着她的麻筋不让她动,乔安只能像一条上了岸的咸鱼在那儿可着劲儿地蹦跶。

  皇帝都快给她气笑了,看她呜呜呜个不停,也有些心疼,俯身过去,薄唇在她嘴唇上碰了一下。

  乔安呆住了,眼睛瞪得圆溜溜的,明净得透出他的倒影。

  皇帝心尖软成了水,轻喘着气,柔柔哄她“亲一下,亲一下就不疼了啊。”

  乔安愣了一下,随即哭得更大声了“你不仅揉我,你还占我便宜!”

  皇帝“”

  皇帝特别想打开她的脑子看看里面是不是装得都是浆糊。

  好好一小姑娘,怎么就这么虎?这么虎?!

  ——她早晚把他气死!

  皇帝瞬间心硬如铁,咬牙切齿给她揉筋,揉得乔安鬼哭狼嚎。

  等皇帝终于把筋揉开了,乔安已经如一条死鱼摊平在床上,整个人都散发着生无可恋的气息。

  皇帝在清水里净手,擦干净之后,又坐到床边,开始解她的腰带。

  乔安垂死病中惊坐起,死死捂住腰带,不敢置信“我都这样了,你还要对我下手,你太饥不择食了?!”

  皇帝心想朕当初看上你就已经够饥不择食了,再瞎还能瞎到哪儿去?!

  “你当朕多稀罕你,笑话,朕富有四海,什么没见过。”

  皇帝松开手,阴阳怪气“朕好心给你换衣服让你睡得舒服点,你还污蔑朕,那行啊,你自己脱,好心当成驴肝肺,朕就不该管你。”

  “”乔安迟疑地瞅瞅他,皇帝直接侧过身去,侧脸冷峻威严。

  乔安挠了挠头,觉得当着男人的面脱衣服实在有点尴尬,就慢吞吞钻进被窝里。

  皇帝目视前方,余光却一直瞥着她,见那被窝起起伏伏,像一只小胖蚕在努力地拱。

  他眉眼染上一抹的笑意,手搭在被角,轻轻按了按。

  乔安把外衣脱了,从被子里探出一个脑袋,看见皇帝还是维持着那个目不斜视的姿势,心里不由有点愧疚。

  她八成可能误会人家了,毕竟人家堂堂一皇帝,也不至于急色成这样。

  乔安扒着被角,纠结片刻,小声说“陛下,你还不回去睡觉吗?”

  皇帝表情一冷,斜着眼睨她,冷笑“怎么着,过河就要拆桥,用不着朕了,就要轰朕走是吧。”

  “不是不是”

  乔安抓了抓头发,半响慢吞吞说“陛下,您也累一天了,要不然您也床上来躺会儿吧。”

  皇帝怀疑自己听错了。

  他难得愣住,怔怔看着乔安,迟疑“你,说什么?”

  “我说陛下您要是不回去的话,就上来一起躺会儿吧。”

  乔安看着他的表情,立刻反应过来,急忙摆手“只是躺啊,就聊聊天,别的不行,不行啊!”

  皇帝看她那着急忙慌的小怂样,慢慢笑起来,眼睛弯弯的。

  他的眼睛里像是有星子在闪,眼神柔和得像是夜色中脉脉流淌的月光。

  乔安一时都有些愣住,心跳得厉害。

  皇帝脱下长靴和外袍,乔安往旁边挪了挪,给他让出位置,皇帝坐在床头,往后靠在高高摞起的软枕上。

  他目之所及的尽是色泽清浅的纱帘,周围浮动着清甜的女儿暖香,背后的枕头软得几乎让他陷进去,就像陷入一个光怪陆离的美梦。

  他朝她伸出手“来,抱一下。”

  乔安犹豫了一下,还是蹭过来,慢慢靠进他怀里。

  她毛茸茸的小脑袋枕在他胸口,皇帝抱着她,手臂越收越紧。

  他低着头,唇角轻轻蹭着她柔软的发旋,能清晰感觉一阵阵灼烫的热流涌进心底,唤醒着他尘封已久的情感和记忆,把他的整个心脏都填满,满得像是轻轻一碰,就能溢出甜蜜的浆液。

  这么多年了,他终于再一次感觉到自己真实活着的存在。

  如果这是个梦,他希望一辈子都不要醒。

  乔安趴在皇帝怀里,鼻尖尽是他身上厚重的龙涎香气。

  乔安印象中自己第一次离他这么近,不,应该说这还是她这条单身狗两辈子第一次靠一个男人这么近。

  她以为自己会浑身僵硬,会紧张得不行;但是其实一点没有,她特别自然地枕着皇帝的胸膛,甚至还不由自主地蹭了蹭,下意识找了个更舒服的姿势靠着。

  ——就好像已经这样过千百遍。

  这种感觉真的太微妙了。

  乔安忍不住抬起头去看他,皇帝也正低着头看她,唇角含笑,漆黑的眼睛专注又柔和。

  乔安被他看得有点不好意思,小声说“其实我一直觉得认识你很久了似的。”

  “朕也是。”

  皇帝伸出手指,在她眼角轻轻蹭了蹭,他倏然一笑“你大概不信,坠崖那时候,朕看见你第一眼,心里就悸动得厉害。”

  那时他就在想,世上怎么会有这么一双好看的眼睛,怎么会有这么一个好看的姑娘。

  惊鸿一瞥,惊若天人。

  皇帝笑着说“佛教讲因果轮回,说不定前世三生石上我们曾见过,缘分天定,所以今生,老天才把你送到朕面前,让我们团圆。”

  乔安顿时嘶嘶两声“你这也太肉麻了,属于封建迷信,我觉得我们可以用科学”

  皇帝脸骤然一拉“闭嘴。”

  乔安“哦。”

  皇帝抱着她,觉得自己就像抱着一只憨头憨脑的狗崽子,虽然她毛又软又好揉有时候还特别乖巧会撒娇,但是必须时时刻刻要防着她往自己心口蹬上一爪子。

  皇帝痛并快乐着。

  乔安突然想起来“咱们不是要聊天吗?”

  皇帝抱着娇娇软软的小姑娘,觉得这样已经很满足了,懒洋洋地回她“你想聊什么?”

  乔安清了清嗓子,有点窘迫地含糊“咱们这样是吧,也算是要正经谈恋爱了,那不得大家加深一点了解吗?”

  乔安虽然是母胎单身,没吃过猪肉但是也看过猪跑,别人刚开始谈恋爱,那都是热火朝天甜到发腻,可是他们俩,从一开始相处就奇奇怪怪,现在更是简直进入了老夫老妻模式。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之前和皇帝认识,乔安觉得和皇帝待在一起很舒服,完全没有她想象的尴尬忐忑啊什么的,她觉得和皇帝试一下也挺好的——但是那也得按部就班的来啊。

  皇帝却很理所当然地说“朕很了解你啊。”

  乔安震惊“你了解我什么?不是苏瑶是我?”

  “就是你。”

  皇帝慈爱地看着她“朕连你大学时候的期末考试成绩都知道。”

  乔安“”

  乔安感觉自己裂开了。

  乔安崩溃抱头“你怎么什么都知道?我以前到底都跟你说了什么?”

  皇帝他真的是个正经古代人吗?他现在直接古穿今去估计都能毫无违和感!

  皇帝爱怜地摸了摸她狗头“你以为朕这个皇帝是白赊来的吗?你能瞒得过朕什么,山崖下没两天,你连几岁尿床都快给朕秃噜出来了,现在就算你跟朕说你能当场上天朕都相信。”

  乔安听得泪流满面。

  小说里女主穿越来都能日天日地,凭借超脱时代的智慧干出一番宏伟的事业,然而到了她这里,怎么就成家底都要给人掀了呢?

  事实证明你大爷还是你大爷,古代的大佬也还是大佬,照样能把她这个新时代小菜鸡吊起来打。

  乔安垂头丧气“那我就了解了解你吧,你跟我说说你的事儿吧。”

  “朕的事儿倒也没什么好说的。”

  皇帝抱着她,有一搭没一搭轻拍着她的后背,漫不经心“朕是先帝嫡长子,六岁那年生母病亡,先帝宠爱贵妃盛氏及其子秦王,想封他为太子,于是嫌朕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友情链接
梦醒不知爱欢凉,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angrybirdshub.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adm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