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01. 错置(1/2)

小说:刑侦:禁地玫瑰 作者:二狮
刑侦:禁地玫瑰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一个礼拜后,邵麟刚要下班,却被一个电话“请”去了西区分局。不是喝茶约谈,而是一本正经地传唤。

  工作人员的态度都挺友好,但邵麟在上交了随身物品之后,就被一个人丢进讯问室里晾着。

  管你犯事儿了没有,先在饭点晾你一会儿,没有水,没有食物,没有时间概念,没有人说话。

  无端的等待会让人焦虑,更会让人胡思乱想。

  这套路邵麟可太熟悉了。

  逼仄的空间里几乎什么都没有,就一对桌椅孤零零地被焊在地上。他环视一圈,目光从四周米白色的软质地隔音墙,移动到右侧的镜子。邵麟知道,那不是一面镜子,而是一面单向可视的玻璃。最后,他的视线落在了天花板一角,那里还杵着一枚摄像头,像一枚阴鸷的眼球,正直勾勾地盯着他,红光一闪一闪。

  邵麟知道有人在看他。

  他的每一个小动作,无意或者有心,都会被人拿去显微镜下分析。这种“被观察”的感觉,本能地勾起了一些不太愉快的回忆。

  头顶那盏冷光灯,亮得实在太刺眼了。

  唯一值得庆幸的,大概就是警方没给他上那种限制行动的桌椅。邵麟抱起手肘,索性眼睛一合,靠在椅背上小憩。

  也不知时间过去了多久,大约有两三个小时,在讯问室门被推开的瞬间,邵麟平静地睁开双眼。

  外头传来夏熠爽朗的声音“好巧啊,邵先生,又见面了!”

  只见他带着一位年轻女警大步走来,“哗啦”一声把手中文件摔在了桌上。他鹰隼似的目光落在邵麟脸上,冷笑“睡得好吗,邵先生?”

  邵麟与他对视一眼,觉得这人整个气场都变了。夏熠眉目英挺,眼神犀利,身周皆是不可忽视的压迫感,简直活生生从一只憨憨哈士奇变成了一条训练有素的警犬。

  毫无由来的,邵麟想起自己无意间刷到的小视频“哈士奇与边牧同台竞技”,眼底闪过一丝忍俊不禁。他笑起来时,眼型弯得格外好看,就像有光落了进去。以至于小女警在心底冒出一颗小问号——

  虽说阎晶晶才毕业几个月,但讯问室里什么样的人没见过?紧张的,焦虑的,暴躁的,生气的……这人怎么一见到夏警官就笑这么开心?

  “还行,”邵麟收起腿,坐端正了一些,“这儿挺安静的。”

  夏熠大爷似的往椅背上一靠,拿食指敲了敲桌面“聊聊呗,你觉得自己为什么坐在这里?”

  邵麟给了一个恰到好处的沉默,才淡淡开口“说实话,我也在思考这个问题。”

  夏熠像狼似的眯起了眼睛“哦?”

  他对阎晶晶一扬下巴,小姑娘连忙递过一份材料。照片里,是一位身穿外卖制服的小哥,皮肤黝黑,牙齿发黄,头顶一个亮橙色的骑手头盔,笑得阳光灿烂。

  “这人瞅着眼熟吗,邵先生?”

  邵麟看着照片里的男人,微微皱起眉头。

  “要是记不起来的话,给你提个醒,上周五晚上,他是不是给你送过一杯咖啡?”

  这事儿要说巧,还是真的巧。

  上周五晚上九点,夏熠踩着dis版佛经《往生咒》的鼓点,正绕着华容湖激情夜跑。这湖一圈两千五,两圈刚好五千,是夏警官的日常运动。

  当时,他只听身后“哗啦”一声巨响,随后传来人群的尖叫“救命啊!有人落水了!”

  夏熠一把扯下耳机,连忙掉头,以最快的速度冲了过去“怎么了怎么了怎么了?!”

  出事的地方是华容湖公园与公路接壤的t字路口。明晃晃的路灯下,绿化隔离带上的白色栅栏被撞倒了,湿润的泥土上一条新鲜的车轮压痕,笔直冲向湖里。可是,湖水在那一声巨响后就恢复了平静——没有人上来。

  湖边围着个大妈,身穿同款广场舞服饰,一个个探着脖子往湖里看,吓傻了似的不知所措。有人呆滞地看了夏熠一眼,指向湖里“他、他自己、自己冲进去的。”

  夏熠把手机一把塞进她的手里,低吼“愣着干什么?!喊救护车啊!”

  说着他从口袋里摸出一枚迷你战术手电,脱下冲锋衣裤,在人群的第二波惊呼声里,一头扎进了初春夜晚冰冷的湖水之中。

  人救上来的时候,就已然没了生命反应。夏熠也顾不上冷,疯狂给人做心肺复苏。他身边乌泱泱地围了一群人,七嘴八舌,有说这是淹死的,有说电瓶刹车失灵的,有说酒驾的,还有说自杀的……

  可夏熠当时就觉得奇怪。

  最起码有五个目击者,声称人是自己冲下去坠湖的。如果是酒驾吧,这得喝多少酒?怎么可能身上半点酒气都没有?更何况——夏熠瞥了一眼溺水者苍白的口鼻,没有任何泡沫,双手也没有抓住湖底的泥沙与海藻,代表这人下水后并没有挣扎。

  他真是溺死的吗?

  ……

  邵麟拿着照片,本能地发问“他出什么事儿了?”

  “他怎么了先不说,把你知道的告诉我。”

  邵麟也没掖着藏着,直接把当时咖啡送错门、要求退款、小哥的请求等一系列事件悉数告知。夏熠一边听,一边核对外卖平台与手机联系人的记录,邵麟说的倒是都对得上号。

  “小哥说他放错位置了?他把咖啡放去了哪里?”

  “我住西区,他说他看错送去了东区。那应该就是东区6幢1单元402。”

  夏熠抬头对镜子方向比了个手势,意思是“你们去查”。

  “人大老远的,特地把咖啡送回来,你为什么又不要了?”夏熠慢悠悠地问道,“请外卖小哥吃外卖,说实话,我都没见过这操作。”

  “因为我不知道这咖啡被放在了哪里。同样,我也不知道有谁经手过这杯咖啡。”邵麟平静地答道,“夏警官,我认为这是一个好习惯。”

  夏熠皱眉“外卖有被开过口的痕迹吗?”

  “我无法辨认。咖啡杯没有封口。”

  “邵麟,你这是开了天眼还是有被迫害妄想症啊?”夏熠抬高音量,“无法辨认你就觉得这杯咖啡有问题?你点外卖是随机的,配送小哥的选择也是随机的,小哥送错地方,更是一起随机事件。你潜意识里就觉得,即便这样,在短短二十分钟内,也有人想蹲点害你,是这样吗?”

  邵麟刚想辩白,才发现这个问题本身就是一个陷阱。如果展开讲起来,会无意识暴露一些他并不想分享的信息。邵麟停顿片刻,冷静地回答“我不想要一杯送错地方、且配送超时的咖啡。这是我作为消费者应有的权利,有问题吗警官?”

  “没有。”夏熠直接切了话题,“那再和我说说,当时骑手穿的什么衣服?说话什么态度?什么个精神状态?我想听细节,越多越好。”

  邵麟思忖片刻,记忆里的画面一点点地被还原。

  ——半开的大门,灰色的楼道,骑手小哥穿着一身明黄色的紧身夹克,同色调的头盔还没解开。他的头发有点油腻,风吹日晒的痕迹全然写在脸上。他似乎是一路跑过来的,有点喘,大约是跑热了,防风夹克的拉链开到了胸口……

  “他说送错地方是因为忙了一整天,太困了,但他嗓门很大,语速较快,精神似乎还行。”邵麟尽可能具体地答道,“他脸色偏黑黄,整个人很瘦,可能因为工作的缘故,三餐不规律,或者消化不太好。”

  阎晶晶在电脑上噼里啪啦地敲笔录。

  夏熠摸了摸下巴,眼底闪过一丝玩味“上个礼拜,六天之前,一个送外卖的陌生人,邵先生记这么清楚?”

  邵麟苦笑,心说是我的失误。确实,在询问过程中,无论是支支吾吾给不出细节,还是对好几天前的细节倒背如流,都是很值得怀疑的事。

  他别开目光,淡淡道“碰巧记性好罢了。”

  “兄弟,那你记性可不是一般的好啊。”夏熠挑眉,“上周五咱俩也见过,我来填表的,你还请我吃了颗草莓,记得吗?”

  阎晶晶记笔录的手顿了顿,头顶一个晴空霹雳,心说卧槽,吃草莓?我也去填表了咋就没人请我吃草莓???

  夏熠问道“当时,我穿的什么鞋?”

  邵麟再次闭眼,记忆里的画面就像照片般展开,每一丝细节清晰得如同正发生在眼前。

  “荧黄、蓝绿、黑、白四色的耐克。”他睁开眼,缓缓说道,“别人送的吧?”

  小女警再次霹雳二连,什么,他竟然还记得?!

  夏熠也愣住了。

  毕竟一周前穿了什么鞋,有时候他自己都记不住“行啊,你又开天眼了?”

  “那鞋看款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友情链接
梦醒不知爱欢凉,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angrybirdshub.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adm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