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第 28 章(1/2)

穿成反派的炮灰白月光(穿书)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陆祺然怕水。

  知道这件事的人其实并不多。

  毕竟在外人眼里, 他实在不像是一个怕水的人,从小学到高中, 每一次游泳课都没有缺过课,甚至班里自发组织的小组对抗中, 他还能拿到前三名, 水性极好,半点不像是怕水的人。

  因此,就连陆祺然最好的朋友侯越都没想过, 他的好友, 其实在特定情况下, 是怕水的,不是一般的怕,几乎拥有恐慌障碍的程度。一旦刺激加大,很有可能会当成晕厥或者造成更加严重的后果。

  和陆祺然向来没什么交集的利飞白等人, 也是第一次听说陆祺然怕水。

  “这还真是有趣。”一直缩在沙发角落, 穿着白衬衣, 踩着人字拖打游戏的肖宗迷终于将注意力从游戏里拔了出来,他长着一张让人不设防的娃娃脸, 但性情最残酷的也是他。

  “我还是第一次知道陆祺然怕水, 喂,你不会是蒙我们的吧? ”

  他对宁晋毫不客气,连名字都不叫。

  这种习惯持续很久了, 宁晋下意识地咬着唇, 脸上虽然还带着笑, 但有些勉强。

  利飞白也在一瞬间黑了脸,数不清是第几次告诫对方了,“你就不能对同学友爱点吗?”

  如果不是因为肖宗迷是喻家远亲,又不比利飞白的家世逊色多少的话,利飞白早已经翻脸了。

  抱着不大坚定的态度怼完人,他始终有种心虚感,只是偷眼看向宁晋时,对方脸上还是那副淡然的笑容,仿佛什么都不介意。

  利飞白便松了口气。心想,还好宁晋一直都那么善良。

  但总有人喜欢践踏这种善良的表现。

  比如说肖宗迷。

  宁晋表现得越是淡定,他就越想践踏,最好是那张向来只展现温柔善良的脸上,能露出魔鬼般狰狞的面目,那就最有趣了。

  肖宗迷就是这样的人,必要时,他能捧着别人上天,转眼也能将人踢进地狱,无论时奉承还是咒骂,他都坦然以受,只要是有趣的事情,他都想见识见识,也就更加不懂得适可而止是个怎样的词语,譬如现在。

  “喂!问你呢!别装哑巴呀。”

  他毫不客气的喊道。

  气氛更加尴尬了起来。

  一连被这样点名两次,宁晋再好的脾气也有些挂不住脸了。

  他难得地沉了脸,向利飞白说了一句“我先出去了。”就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这里,更没有看肖宗迷一眼。

  “你也闹够了吧?!”

  再怎么顾忌肖家,利飞白也终于翻脸了。

  肖宗迷还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态度,“我也只是在叫他而已,别的什么都没说,你有必要那么激动吗?还是说,你希望我叫他的名字?”

  利飞白一噎。

  宁晋这个名字,是陆筠心起的。当年,抱着那些天真的想法,宁晋的亲生父母私下里给他取了别的名字,也一直沿用至今。

  这件事,宁晋没有瞒过利飞白,所以他是知情的,而利家的其他人,也知情。

  利博延一直在外面花天酒地,根本不在乎这种事情,只有喻迎梦固执地守在利家大宅里,恨透了利博延之余,也不忘用放大镜去观察自己儿子周围出现的任何人。

  她此生最怕的就是利家的家产全部落进私生子的手里,因此,堪称是血统上的完美主义者,被抱养的宁晋当然不在她的欢迎名单上。

  所以,也不用指望喻迎梦会有半分隐藏利飞白身份的想法,也许她在前期还收敛点,但看见陆筠心那边都彻底放弃了宁晋这个孩子,她就更不会帮忙留什么脸面了。

  还是利飞白拼命遮掩才没把宁晋真正的身世泄露出去。

  但别人能瞒住,肖宗迷就没办法瞒住了。

  他的眼睛不是一般的利,只是在利家借住了几天就察觉出了不对,紧接着便一路查到了真相。

  “怎么?你希望我去叫他回来吗?你说一句话,我保证去帮你办了。”

  肖宗迷两只眼睛死死地盯着利飞白脸上的表情,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

  恨不得将他生吞活剥的表情也就是那么一瞬,下一个瞬间,利飞白已经镇定自若了,“不,还是不了,我怕你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又把他气着了。”

  “呵……”

  肖宗迷不可置否,这是退了一步又不满意,想占点便宜?

  可是退了就是退了,再怎么找场子也说没用的。

  他对摆出一副忍辱负重姿态对利飞白不敢兴趣,稍微感点兴趣的宁晋也不知道跑哪去了,索性就从沙发上坐了起来,花了十几万才买到的限量版游戏机像是垃圾一样被他丢到了那副沾了水的茶具上。

  于是,杯子就又摔了一个。

  “唔……抱歉了,你反正有钱,就再买新的吧。顺带帮我把这个游戏机丢了,换个最新的给我。”

  又拉了一次仇恨值,并且满意地看见祁英武略带扭曲的面容,他才稍微开心点,慢悠悠地背着手,踱步走了出去。

  饶是祁英武这样精于算计的人,哪怕他常年稳坐利飞白身旁第一军师宝座,也没看懂肖宗迷为什么要这样的去针对宁晋。

  毕竟在他眼里,宁晋再怎么好脾气也是宁家的孩子,不是肖宗迷能随意对待的存在。

  但三个人的态度都过于奇怪了,肖宗迷一再地逼近,宁晋和利飞白却没有任何反击。

  祁英武刚刚所看到的,只有利飞白和宁晋没有理由的一再忍让。

  他实在是想不明白。

  只是,不明白的事情,他也不会傻乎乎地问出来。利飞白是个什么样的性格,没人比他更清楚。

  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他去冰箱里找了瓶能喝的饮料递给利飞白,顺带谈起了正事。

  “既然树林里那个陷阱废了的话,我想,把那两个人引到水边是不错的选择。”

  利飞白刚刚发火就是因为这件事。原本都做好的万全的准备,只等着让温珹和陆祺然两个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友情链接
梦醒不知爱欢凉,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angrybirdshub.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adm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