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戏精的一家子(2/2)

清穿温宪的团宠生涯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后、圣祖仁皇帝康熙与仁寿皇太后(德妃),深蒙三位长辈慈爱。

  那么现在,也肯定有过之而无不及!

  对此,茉雅奇深信不疑着。

  德贵妃被恶婆婆这仨字给刺激的不轻,抬手就往破丫头脑门上弹了个重重的脑瓜崩儿“叫你口无遮掩的,连亲额娘都赶调侃呀?”

  说罢,德妃娘娘就抬手砸了药碗,高声怒喝“你走,本宫没有你这么不分里外的闺女!”

  戏精额娘说来就来,直接叫茉雅奇惊了个呆!

  就说嘛!

  脑瓜崩儿都弹完了,还叫她小心什么呢?

  原来在这儿!

  茉雅奇憋笑,直接怒气冲冲地来了句“走就走,就没有您这么听不进去劝的。那七百年谷子八百年糠的,还能有当下跟以后重要?挺大个人,还没有我这小孩子知道不能本末倒置的道理呢!”

  德妃嘴上骂着逆女,手上却给小机灵鬼儿的女儿比了个大拇指。

  知道自己配合甚好的茉雅奇放了心,随即砰地一声摔了门,捂着脸一路狂奔往阿哥所而去。

  吓得正在书房脸子平复心情的胤禛手上一顿,又双叒叕地废了手中的字儿。

  当然好兄长如他,是绝对没心情计较这个了。只急忙忙上前,满脸寒霜,随时要为妹子拔剑报仇的样子“怎么了,是谁惹了你?”

  茉雅奇不语,等胤禛屏退了左右,才拿开衣袖,露出如花般灿烂的笑脸“哈哈哈哈,欺负我?哥你真是想多了,满京城遍数,有几个敢惹我的?嘿嘿嘿,我这呀,就是刚刚配合着额娘演了出戏!”

  不等着胤禛问,她这就竹筒倒豆子似的。把德贵妃怎么个想法,有哪些顾虑,用意又在哪儿等等,给说了个清楚明白。

  听得胤禛热泪盈眶,感动到不行。直说自己不孝,让额娘操心良多。

  茉雅奇好生欣赏了下未来雍正大帝落泪的名场面,这才翘脚轻拍了下他的肩膀“哥哥不必内疚,额娘百般筹谋,就是为了让我们都好。你只要好好的,跟嫂子恩爱和谐,就是对她最大的孝顺了。”

  这被刻意拉长,特特念得百转千回的恩爱和谐四字,逗得胤禛俊脸红到脖子根“你,你你你,都说些什么乱七八糟的?真该叫皇玛嬷多给你安排几个严厉些的教养嬷嬷,好好管教管教你!”

  吔?

  茉雅奇掐腰,大大的鹿眼中满是控诉“河没过呢,就试图拆桥。亲哥你这过于急切,也过于恩将仇报了吧?亏得妹妹我为了你能有个幸福美好的婚姻生活,各种的殚精竭虑!”

  小嘴儿叭叭一顿数落,果断叫胤禛各种割地赔款。

  小话儿说了无数,好处许出去若干,才成功叫傲娇小公主重新露出了笑脸。

  而此时,德贵妃不满四阿哥过于重视准福晋。猎雁、过大礼甚至还准备亲迎等,被气得郁结于心,连温宪公主出马都没劝了的消息已经传遍阖宫。连康熙都被惊动,往永和宫探了德贵妃一次。

  谁也不知道帝妃二人到底说了什么,倒是第二日,德贵妃又能撑着病体张罗四阿哥婚事了。

  但那脸色,见过的人都说难看,难看的很!

  至于到底是身体不虞,沉疴未愈。还是心结难解,就真的不得而知了。

  总之此一事后,太子越发同情起四弟的遭遇。连着三日请酒,言语之间颇多劝慰。叫康熙夸了又夸,直说太子友爱手足,颇有兄长之义。

  气得身为皇长子的胤褆砸了好几套杯盏,咬牙道了好几句偏心。

  越发觉得自己坚持要嫡子,不叫庶子生在嫡子前重复自己的尴尬是个再正确不过的选择。只……福晋恩宠不绝,肚子却委实不争气。都已经连生了三朵金花,这把也不知道是否能够如愿。

  宫廷无小事,也无秘密。

  纵然之前康熙整顿内务府,狠狠收拾了批奴大欺主的混账们。宫中消息传递较以往艰难了许多,但若有心,却也还是有渠道了解。

  尤其德贵妃有意为之,这番操作根本就没背着人儿。

  知悉了一切的爱新觉罗氏可不就更为女儿担心了?

  为使爱女的宫廷生活尽可能顺遂些,本就爱极了这老来女的费扬古两口子玩了命地给置办嫁妆。

  良田、铺子、银子,各色的首饰、衣服、家具等,应有尽有。

  胤禛送过来的聘礼也只留了几样比较有吉祥意头的,剩下的都原样抬回去。再加上宫中赏的、他们自己凑的,林林总总摆了二百抬。

  远远超过一个皇子福晋该有的规格,也过于打前头成婚的大福晋脸。

  无奈何,只得去掉些个无用的包装盒子。

  把东西密密匝匝地叠放,连柜子里都不放过。这才勉勉强强地,把二百抬东西都整合在一百二十八抬中。

  在数目上,保持了跟大福晋一致。

  在这之外,爱新觉罗氏还拿出五十万两银给爱女压箱。

  惊得乌拉那拉氏连连摆手“女儿知阿玛额娘疼我,但也没有那个毁家嫁女的道理不是?前面那些个嫁妆已经是羡煞旁人了,哪儿还用这许多银两?额娘且好好收着,三哥跟五格还没大婚,底下的侄子们也都眼看着长成要讨媳妇。”

  “家里的各项花用啊,多着呢!”

  爱新觉罗氏只笑“额娘知我乖女孝顺,事事想着家里。不过你放心,额娘疼你不假,但那几个孽债也是我亲生呢!”

  “给你的这些陪嫁,额娘都有知会过你兄弟们。”

  “他们都说自己男儿大丈夫,且不指望分家饭。倒是你,小小年纪就要深入宫廷。个中苦楚自不必说,偏府上还力有不逮,无法为乖女撑腰。唯有多多置办嫁妆,叫我儿手上宽绰。有银子开路,好歹顺遂些……”

  她这说着说着都要泪落,眉眼间满满担忧与恳求。

  乌拉那拉氏还能说甚?

  只得双膝微弯,恭恭敬敬地接过了这沓带着浓浓爱意的银票。想着暂且收下,待家中有所需时,再拿出来不迟。

  这么想,她也这么说的。

  结果被前来跟她叙话的哥哥弟弟们听了个正着,当时就是翻脸现场“妹妹这话说得忒地瞧不起人!难道咱乌拉那拉府上数条汉子,竟连养家的之责都扛不起,还要出嫁的妹子接济?”

  “就是,瞧不起谁呢!”

  “区区些许银两,姐你安心花用。回头用完了,弟弟再给你挣来不迟……”

  你一言我一语的,竟是恨不得再给乌拉那拉氏多带些个陪嫁。

  吓得她赶紧赔礼道歉,说自己刚刚真的是失言了。好一通保证绝不再犯后,才算是顺利揭过了这一篇儿。被浓浓亲情包围的乌拉那拉氏泪目,都不明白为何非要要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这回事。

  而且,她也根本就没大不是么?

  完全可以在家里多待几年,多当当阿玛额娘的掌上明珠!

  阿哥所,胤禛只在茉雅奇、胤禟、胤俄几个‘哇,四哥你发了’、‘成亲真好,还能得这么些金银珠宝’、‘真该求求皇阿玛,也叫小爷早早成婚娶个好看又有钱的福晋’的调侃声中无奈浅笑。

  哪儿知道小福晋被亲情包围满满不舍,甚至都不想嫁了呢?

  康熙三十年九月初八日,大吉。

  一大早,胤禛就被苏培盛叫醒。洗漱完毕后,只草草垫了两块点心便往皇太后、皇帝面前行三跪九叩礼。被仁宪与康熙好生勉励了几句后,又磕头谢恩。接着去了生母德贵妃的永和宫,行二跪六叩礼。

  因之前那桩传言故,永和宫这边以贺喜之名过来看热闹的嫔妃可正经不少。

  最绝的是庶妃佟佳氏。

  她打从胤禛身着蟒袍,气宇轩昂而来的时候就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看了又看。这边胤禛刚跪下给德贵妃磕头,她就吧嗒一下掉了泪“贵妃娘娘赎罪,婢妾只是……”

  “只是想着若姐姐在天有灵,得见四阿哥大婚也必然欣慰无比!”

  德贵妃点头“佟佳庶妃说得对,吾儿长成终于能顶门立户,孝懿皇后娘娘居功至伟,本宫心中由是感激。无奈何宫务繁忙,四阿哥又正值大婚处处离不来我这个做额娘的,实在分身乏术。”

  “就由佟佳庶妃替本宫给孝懿皇后抄上百遍地藏经,聊表心意罢!”

  再没想到挑拨未见成果,惩罚却先到来的小佟佳氏瞪眼,刚要反对。却被眼疾手快的宫人们堵嘴拖了出去,室内重又恢复安静。

  真·落针可闻。

  众妃眼观鼻鼻观心的,大气儿都不敢多喘。就怕一个不小心捅了马蜂窝,好好的就步了小佟佳氏的后尘。以至于直接错过了她们此行的目的——那个心心念念的瓜。

  德贵妃扫视一圈儿,见诸妃都变成了鹌鹑。不免满意一笑,满眼真诚地对儿子说“古人云成家立业,我儿既已成家,就是个大人了。以后务必克勤克俭,努力奋发。为你皇阿玛分忧,给你福晋争气!”

  “是!”胤禛也回之一笑,认真道“儿谨遵额娘之命。”

  一切祝福与承诺,尽在这相视一笑中。

  胤禛起身,坐在十字披红的骏马上,带着红缎围的八抬彩轿往乌拉那拉府上而去。一路锣鼓喧天,鞭炮齐鸣,仿佛开启了他人生的又一篇章。,,网址 ,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友情链接
梦醒不知爱欢凉,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angrybirdshub.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admin#qq.com